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ke的博客

那天边的一朵云彩

 
 
 

日志

 
 

飞跃疯人院——考研路  

2008-12-21 02:2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很好的片子,但是面对这么好片子的是一个这么懒的人,让酋长远去的背影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思考在里面,不过影片两个多小时的细节在我脑海里面联系着曾经积累的知识碎片,最后的背影,酋长渐渐远去的背影,把一切碎片拼凑成一副社会惨淡的画卷,让整个心情压抑着、痛苦着。

   这部片子出现的几个词语本我、自我、超我,究竟是什么?

在第一次吃药的场景中,护士长对不想吃药的麦克默菲说,这是对你有好处的药。麦克默菲回答说:“也许是,但是我不会吃我不知道的东西。”麦克默菲要知道自己吃的药究竟是什么药。这正象孩子在父母向自己灌输道理时所发生的那样,他会向父母问“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不能那样做”等。父母认为是对孩子好,所以要求孩子按自己的要求去做。但孩子却要问“为什么?”对父母来说,重要的不是向孩子解释为什么,而是必须如何如何做。在麦克默菲不打算喝药时,护士长说:“如果不想用嘴吃这些药的话,我想可以用其它方式让他吃这些药。但我不认为你会喜欢。”这一点不难理解。在父母教导孩子时所使用的方式有两种,按要求去做了就奖,如果不按要求去做就罚。在这种过程中,母亲往往扮演劝导的角色,而父亲则扮演暴力管制的角色。在影片中,护士长充当的是母亲,而影片中经常出现的管制病人的那些男人则可看作父亲。在影片中,遵循护士长的要求把药喝下去的,还会有另一大杯果汁喝。这正是一种奖励的方式。另一种隐含在护士长的“其它方式”之中的方式自然是罚。在不想接受罚的情况下,麦克默菲喝了药而且说“很好”、“美味”。由此分析,我们可把吃药看作是父母向孩子灌输道德观念等的过程。孩子或许不喜欢遵循父母的要求,但在父母的威权下,又不可能不遵循。正是在这种以喝药为象征的过程中,超我建立并巩固起来了。 (引用)

    这部影片让我们都明白,那疯人院就像是我们社会,同时也像是我们将要考研的学生。在我们成长的路上,多少思想品德、思想政治等一直在我们周围徘徊着,像是一门洗脑的科学,让我们不知道了思维,不懂得了思考。不管结果是什么,吞下去服用了再说。眼前大学的扩招,让本科毕业生的数量几何数字增长,但是这样就能提高一个民族的素质吗?这样一想就很能明白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真正的学术那么少,伪学术那么多,真正搞研究的那么少,天天想办法去用电击别人的大脑,天天想办法去切除别人的脑蛋白的人倒是遍布祖国,让整个民族里少数受到所谓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变成白痴,让整个民族越来越愚昧无知,越来越白痴,最后给人家消灭,千古罪孽呀。

我们这国家考研是一定要背诵大量的政治理论,背诵到精神分裂,身心疲惫意志败坏理想磨灭,才可能有机会当研究生,常常让人想起那个要温一碗酒的孔乙己,真是悲哀啊,鲁迅先生泉下有知,也不会安心啊。

这就和电影里怎样把一个正常的人关进疯人院,然后隔离,然后做脑电击,然后脑蛋白切除,彻底废掉有同样的感觉。无论整个国家,还是小到一个单位团体,都常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一部超浓缩的电影,就把这些都隐喻在了其中,电影拍了几十年了,在现实世界里像电影这样的事情却依然横行霸道,真不得不说是悲哀呀。

因此,我深深的觉得,我们需要这些人来飞越疯人院,韩寒就是一个成功飞越疯人院的小朋友,活的舒坦,自由自在,像个人样,至少不像这群考研大军那么猪狗不如的过着不及牛马的考研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